428大集会‧安美嘉:情况受控制‧质问没必要射催泪弹

  • 2020-06-05
  • 511
428大集会‧安美嘉:情况受控制‧质问没必要射催泪弹(吉隆坡29日讯)净选盟2.0主席拿督安美嘉说,上週六举行的大集会局面受到控制,当她準备离开时,现场已开始疏散人群,讵料身后射出催泪弹,令情况彻底失控。“当时的情况真的紧急到需要发射催泪弹吗?”她于週日下午与净选盟委员召开记者会,对执法单位採取的强硬做法作出强烈谴责,认为25万名出席者是以和平方式进行集会,最后却遭遇暴力对待,并饱受催泪弹之苦。安美嘉说,她当天所看到的出席者都非常守秩序,听从大会指示坐下,也无闹事及恶意喧闹,场面受到控制。“出席者在街上唱歌、拍掌,以和平的方式表达诉求,甚至在警车欲在人群中经过时,群众也配合的让路,一切相安无事。”“可是,当我与其他领袖坐在车上一路缓慢行驶抵达独立广场前方后,车子开始转右欲离开,并开始疏散人群时,后方突然射出催泪弹,导致情况失控。”促查突破防线者身份媒体询及当时有出席者欲突破警方防线而导致骚乱时,安美嘉说,突破防线并非来自她或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的指示。“我不知道那名出席者的身份。”“当时我们已经準备离开,有人要突破防线,我们也束手无策。我们也要知道真相,这名欲突破防线的人也必须被调查,以彻底釐清真相。”对执法单位发射催泪弹及水砲,安美嘉质疑当时的情况有紧急到如此地步吗?“发射催泪弹根本没必要,情况可以受到控制。为甚幺他们要发射催泪弹?”在执法单位发射催泪弹后,安美嘉和出席者逃到印度清真寺街。与此同时,安美嘉也要求政府解释,到底是谁发出关闭数个轻快铁运站,以及于傍晚6时出席者逐渐减少时,仍朝占美回教堂轻快铁站发射催泪弹的指示。应由人权委会釐清真相对发生在大集会期间的受伤事件出现多个版本,净选盟2.0主席安美嘉要求各界勿作出任何猜测。她说,这事件应该由人权委员会(SUHAKAM)展开全面的听证会调查,以釐清真相。她指出,大集会发生骚乱极有可能是有心人故意煽动情绪,这是从照片及短片显示的证据。然而,她希望一切获得正式的调查,以还原真相。民众推翻警车救人她说,就如民众推翻警车一事,社交网站YouTube一支短片显示,当时是因为有一名出席者受困在警车底下,民众为了保护他,才推翻车子将他救出来。在记者会上,一名马来报记者追问有新闻从业员疑被集会者打伤,并质问此事应该由谁负责时,而与安美嘉和净选盟委员等人出现口角,气氛紧张。安美嘉不断劝请委员和记者冷静。她说,这就是她要求进行调查的原因,一切需要公平审查。这名记者再追问,为何不选择更好的方式举行集会,因为这难免带来混乱。安美嘉说,如果政府答应净选盟在独立广场举行,一切将会顺利而美好。她说,上週六的集会,虽然警方没有干扰民众,但也不帮助维持秩序。她说,维持社会秩序本来就是警方的责任,但净选盟为了集会顺利举行,自行安排6000人维持秩序,而他们的表现受到讚扬。“当你用我国和欧美国家相比时,你必须清楚,外国举行集会并不需要自行做好保安措施,因为这是警方的责任。”大集会令各族团结净选盟2.0主席安美嘉说,净选盟大集会已将人民团结在一起。她说,这场集会完全没有出现种族问题,在面对混乱时,彼此不分种族的互相帮助。不过,她劝请人们不要忘记净选盟最初的讯息,就是要乾净的选举。询及净选盟是否会再有所行动时,她说,目前还没决定是否再展开下一场大集会,如今要集中处理集会者受伤的事件。听闻同僚被打死警才失控净选盟2.0督导委员黄进发说,他当天在集会被殴打及扣押在扣留中心后,一名警员前来向他道歉,声称因为警员听到传闻指一名警员被打死,这才会情绪失控。他在记者会上说,上週六傍晚约7时,他走向敦霹雳路,欲查看集会情况时,被一名警员扣查,警员对他拳打脚踢,导致他跌倒甚至晕眩,警员见壮才停止殴打,把他押回扣留所。女生指遭10男警拳打脚踢“在扣留所时,一名警官态度亲切地向我道歉,声称警员是听到有警员被打死,所以才情绪失控。随后他们还给我饭吃,态度变得和善。”净选盟2.0委员会在记者会上,安排10名受伤的集会者现身说法,其中令人惊讶的是,一名女生声称遭10名男警员拳打脚踢。现年28岁的努鲁说,她与友人参与大集会,但她没有穿黄色或绿色的衣服。下午约6时,她与友人为逃避催泪弹,跑到一家快餐店躲避,随后顺便用餐。她说,用餐完毕后,走到路边时,突然被后方的警员追赶,她因头髮被警员拉扯而跌倒,跟着便遭约10名男警员拳打脚踢。“我大喊‘警方暴力!’,他们还大声呼喝我闭嘴。”随后她被扣上手铐到扣留所。努鲁在现场掀开衣服出示后腰部的伤势,只见她的臀部之上至腰部周围一片瘀青,还有擦伤的红肿伤痕。其他出席记者会的集会者,则被殴打至眼睛瘀肿充血,耳朵受伤缝5针,其中一人甚至被没有穿制服的执法人员抢走金鍊。耳朵缝5针李德耀:搭乘轻快铁时看见警方打人而拍照,结果警方连我也打。我被打到耳朵缝了5针,眼睛瘀肿。我手上的衣服就是当时被打的血迹。用脚踩胸口哈菲兹:我逃避催泪弹到吉隆坡市政局大楼时被警员包围,他们说我穿黄衣犯法,要逮捕我,带我去扣留所时不断打我,还用脚踩我的胸口。穿黄衣被打刘国瑞(译音):我因穿黄衣而被捕,期间被警方不断殴打长达数分钟,而在被拉到警车的过程中,其他警员也对我打了几拳。警拉扯头髮努鲁:我的头髮被警察拉扯而跌倒,跟着被10名男警员殴打,背部一片瘀肿。左眼球充血法祖安:我于晚上约7时在占美清真寺快铁站附近吃饭,被闯进来的警员喝令疏散,但走去搭轻快铁时,突然被警员追打,导致脸部及眼睛红肿,左眼球充血。【热点新闻:428大集会】【428大集会图辑】【热点新闻:大选来不来?】‧2012.04.30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