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展身手】许崇信清寒中抗严寒不计较不抱怨一门四杰皆医生

  • 2020-06-12
  • 959
【医展身手】许崇信清寒中抗严寒不计较不抱怨一门四杰皆医生(怡保讯)许崇信医生是名英国留学生,而当年能到英国念医的学生非富则贵,但是他却是个例外。父亲为了供他4兄弟念书,不惜卖掉屋子,寄住在亲戚家,而他在英半工半读,在餐馆当侍应兼洗碗,遇上冬天也不敢开暖气,以单薄的服饰跟寒冬作战,结果败下阵来,感染上流行性感冒。他的大学生涯可是在捉襟见肘中,左省右省设法再省下挨过的,不过,不经一番寒彻骨,焉得梅花扑鼻香?身为心肺外科医生,许崇信于1996年在英国接受专科训练时,见证了英国第一宗机械心脏人体置入术。他也长时间参与从脑死病人身上摘除心肺,争分夺秒送去移植的手术,以完成大爱遗愿。英首宗机械心脏置入术 当助手感光荣许崇信进入英国牛津大学附属医院的那一年,他跟随的主治医生正好完成机械心脏的研究工作,他因此有机会在手术室内当助手,亲睹如何把机械心脏装置在病患体内。这件事情,受到英国医学界的高度关注。“机械心脏具有辅助人体心脏的作用,这宗手术费时三四个小时,就是将犹如一个饭碗大小的机械心脏接上原本的心脏与大动脉后,大功告成。”他提到,这名病人是留医3週才康复及获准出院,在这期间,他负责帮忙照顾与观察病人进展。正因为这样的机缘,他有幸参与主治医生接下来的新一代机械心脏研究,并以活羊作为实验,把机械心脏安装在羊体内再观察操作功能和它的反应。“这名医生研究机械心脏的理念,在于他发现脑死病人捐出的器官远远不足以应付需求,机械心脏可以派上用场作为弥补。”另一阶段的训练,许崇信多次参与了心脏和肺脏的移植手术。据他所知,即使马来西亚当时已掌握移植心肺的技术,但也只是在起步阶段,而英国已非常普遍。半年参与30宗心肺移植“在6个月的实习中,我参与了近30宗的心肺移植,即是从脑死病人身上动刀取出器官,置入冰箱保鲜,然后赶去本身服务的医院,必须争取时间在4小时植入末期心脏和肺藏衰竭的病人体内。”他不讳言,在展开摘除和移植手术中,完全是跟时间赛跑。他说,在取下脑死病人器官的过程中,必须与其他器官组织的专科医药队伍轮流动刀,他们同样是在争取时间,但大家都会耐性地等待。“单是切除肺脏或是心脏便用上半小时;移植手术方面,心脏花上约4小时,肺脏一般是介于6到8个小时。”他解释,肺脏移植所花的时间比起心脏更长,原因是需要接驳複杂的血管和气管。【Profile】许崇信(48岁)来自吉隆坡甲洞,毕业于芙蓉中华中学,负笈爱尔兰,为爱尔兰都柏林大学医学士、爱尔兰皇家外科医学院荣授院士、英国及爱尔兰皇家外科医学院心肺外科荣授院士。2001年回国,先是在槟城中央医院服务,3年后来到怡保执业。移植人类心脏 不可思议“我试过一天做了2次摘除与移植手术,在短短16个小时内,我先从A医院切除脑死病人的心脏,带回本身服务的医院交给另一组负责移植的医疗队伍;过后再受召到B医院,再切除心肺带走,这是一个非常难忘的经验。”许崇信提到,器官摘除小组成员有4人,分别是1名司机、1名医生和2名助理医生,司机是在团队完成摘除工作后,第一时间飙回自己服务的医院;负责移植心肺的团队是外科医生2人、麻醉师1人,以及至少5名助理医生,尚不包括护士。在反覆递交心肺移植的过程中,他开始意识到,并思考一个奇怪的问题:“为何心脏可以在停止跳动4小时后,再植入另一人身体中,心脏又可以恢复跳动和操作?”无论如何,许崇信觉得能够移植人类心脏是不可思议的事。回马执业初遇肺结核病询及我国与西方接触到的病例有何不同,许崇信披露,他是返回我国执业后,首次接触到肺结核(俗称肺痨)。他感到非常惊讶,英国鲜少遇到肺结核,但在大马却非常普遍,而且病人是到了严重地步才求医,不像西方民众拥有良好的意识,每每发现身体出现状况就会第一时间挂号问诊。“我在政府医院接触到严重的肺结核病人,使我摸索到应对和医治,这是在西方行医时欠缺的宝贵经验。”医生世家 太太也行医许崇信在7个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五,他和其余4兄弟都是专科医生,分别是皮肤科、骨科外科、放射学科和麻醉科,其太太龚世敏也是一名儿科专科医生。同时,他的姐姐和妹妹都是从事医药行业。原来,许崇信的父亲为中医师,从小在父亲耳濡目染和鼓励下,加上3名哥哥在外国考上医学系,对他产生了深远影响,他自然而然朝从医的方向迈进。许崇信为独中生,1985年仅17岁便在芙蓉中华中学毕业,他以统考和SPM文凭到爱尔兰报读大学先修班,结果一年时间唸完为期2年的课程,翌年便申请到医学系,为行医生涯踏出第一步。他指出,医学系只是提供7个名额给外国人,他还记得,班上共有75人,大马人佔4人,分别是华裔3人、印裔一人。许崇信于1992年完成学业,实习一年并成为住院医生,1995年再考取外科医生资格,第二年转去英国接受心肺外科专科培训,直到33岁正式成为心肺外科医生,回国在槟城中央医院服务3年后,便来到怡保执业至今。没钱买机票 首5年不回家许崇信披露,当年家中能力有限,父母亲为了资助他和4名兄弟完成大学学业,不惜卖掉屋子,并搬去亲戚家。“我离乡背井到爱尔兰的首5年未曾回国,直到实习期间领取到薪水,才买到机票回来一趟看望家人。由于祖屋已脱手,我回家时只好住在青年宿舍。”他坦言,他的大学学费和生活费,一部分是来自家人支持,其余是本身半工半读赚取。每逢暑假,他便去华人餐馆做侍应和洗碗,平日则是在马来西亚学生会馆做接待员,一週两三天。冬天钻被1小时取暖许崇信先后在爱尔兰都柏林大学医学院和皇家外科医学院深造,在他眼中,当地人性格友善,但他私下却是感觉孤单,毕竟独在异乡为异客,这种感觉,尤其到了冬天最为明显。“爱尔兰的冬季确实非常寒冷,气温为摄氏零下几度,户外是白茫茫的冰天雪地。”他透露,冬天为了节省电费,所以不敢打开暖气机。谈到如何在严寒天气下御寒,他说,他只是穿着卫生衣和一件衣服,再披上外套,接着是一条长裤,穿上手套袜子,上床盖起棉被就入睡。硬撑捱过煎熬岁月“我就这样窝在棉被里头取暖,有时候,在里头呆上一个小时,身体才逐渐感到暖和。”许崇信以单薄的服饰跟寒冬作战,直到大四那一年,他败下阵来,感染上流行性感冒。他说,受寒的结果是发高烧,全身骨痛,一直延续了四五天;如今回想起来,他形容是“硬撑”地挨过这段煎熬岁月。骑脚车上学领略寒风刺骨所谓“能省则省”,许崇信花了100磅购买了一部便宜的脚车代步,骑过去学校需要15分钟路程。直到大学第四年,他开始到各医院上课,铁马依然是他唯一的交通工具,最远的距离是骑上一个小时。“对我来说,可省则省,因为乘坐一趟巴士的费用就要一两磅爱尔兰磅,来回相等于10令吉的价钱,坐上脚车,就能够省下一笔。”冬天路滑摔伤遇上刮风下雪的冬季,许崇信领略了寒风剌骨的滋味,由于路面积雪而变得湿滑,他也曾摔脚车,所幸只是皮外伤,并无大碍。许崇信不知不觉在爱尔兰踩了八九年的脚车,而且正式成为医生的首两年,脚车仍是他的代步工具。“其实,身边很多医生都是像我这样骑脚车往返医院的。”10年车龄烦恼多车身生鏽狂喷黑烟许崇信在爱尔兰正式获得执业执照成为医生,才开始学习驾驶汽车,第二年终于考获驾驶执照。挥别了脚车,取而代之的是以1350磅买下的一辆10年车龄日产旧车,虽然无需在铁马上再承受日晒雨淋之苦,但这部二手车,更增添他的烦恼。他解释,这部车子的车身是生锈的,启动引擎便会喷出大量黑烟。到底严重到甚幺程度呢?他形容:“每当车子停下,从望后镜一看,排气管排放的黑烟,喷到后面一团乌烟瘴气,镜外的景色完全看不到。由于喷黑烟会消耗引擎油,他必须经常检查引擎油,基本上是每週必须添加一次引擎油,免得乾涸,进一步破坏引擎的操作。深谙购二手车诀窍“想不到,过了一年,引擎故障了,车子再无法走动,我于是再掏出千多磅维修,更换引擎;接着过了2年,我才换上性能比较理想的福特二手车,无须再受老旧车子的气。”许崇信披露,其实他一直使用二手车,从未买过新车,连现在驾驶的宝马也是一部旧车,惟他还是以个人及家人的安全至上,挑选性能良好的车子。他分享了长期使用二手车的心得。他举例,只要听到异于平常的杂音,便可能是正时皮带(timing belt)附近组件出现问题,方向盘震动是引擎垫损坏引起。至于购买二手车的诀窍,他声言,别购买交由司机驾驶的车子,儘管是车身保养良好的豪华房车,“好比官车,官车司机经常需要长途驾驶,在等候老板时,便会争取时间休息,继续启动引擎在车内吹冷气小睡,因此问题特别多,哩数表的数字也不能尽信。”通宵开刀太累 车祸险赔命在人生中最惊险的一幕,为许崇信于2000年在英国伯明翰皇家外科医学院念心肺外科时,曾因为通宵达旦开刀,险些赔上宝贵的性命。他清楚记得,他是为了一名病患心脏大动脉撕裂的急诊病例,结果连续10小时在手术室站着,从旁协助主治医生开刀急救。待第二天下午,许崇信完成了手头上的工作,在驱车回家途中碰上意外。“回家的车程是一句钟,我已习惯每天从医院和住家来回,却因为身体太疲倦了,我竟然在驾驶中途打瞌睡。”稍一分神,许崇信的日产轿车猛撞前面车龙中的一部轿车,撞击剧烈的程度,连安全气囊都弹了出来,也将他的眼镜击飞出去,公事包内的文件散落地面,所幸他和前面车内的司机乘客皆没有受伤,定下神来慢慢摸着寻找眼镜戴上。许崇信深知本身有错在先,赶紧下车道歉赔罪,并答应赔偿,但他本身的车子因严重毁坏而报废了。/黄健兴.2017.03.15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