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展身手】开刀过程出状况麻醉师周素娟手术台上主导救人

  • 2020-06-12
  • 441
【医展身手】开刀过程出状况麻醉师周素娟手术台上主导救人【医展身手】开刀过程出状况麻醉师周素娟手术台上主导救人【医展身手】开刀过程出状况麻醉师周素娟手术台上主导救人【医展身手】开刀过程出状况麻醉师周素娟手术台上主导救人【医展身手】开刀过程出状况麻醉师周素娟手术台上主导救人【医展身手】开刀过程出状况麻醉师周素娟手术台上主导救人【医展身手】开刀过程出状况麻醉师周素娟手术台上主导救人【医展身手】开刀过程出状况麻醉师周素娟手术台上主导救人【医展身手】开刀过程出状况麻醉师周素娟手术台上主导救人

截至2016年,我国总共有822名合格的麻醉师,其中460人驻守在政府医院;无论如何,我国现阶段仍然缺乏麻醉师,根据比例,国内一名麻醉师需要应付3万7000名病患,与卫生部设下2020年1对3万人的目标,尚有一段距离。

身为麻醉科医生的周素娟,在受访时,揭开了麻醉师的神秘面纱,一一剖析了麻醉师涵盖各项手术的複杂程度,她所扮演的要角与执行的任务,其中一项是在驻守在手术室内,从头到尾守护着病患的安危,同时是最早进入,也是最后离开手术室的医疗团队成员。

谈起麻醉师比起执刀的医生更早进入手术室的原因,她顺道讲解了手术室的标準作业程序。

手术前先检查仪器

她说,麻醉师必须先检查仪器的操作情况、取出足够份量的药物,然后确保病人可以安全地进行麻醉与接受手术,才给予麻醉。

“在开刀前,护士先确认病人的身份和先前的同意书签名是不是出于病患的手笔,要求说出接受甚幺类型的手术;病患的第二轮对话已身在手术室,由麻醉师询问病人的名字、最后进食的时间,确保是在空腹下开刀。”

周素娟解释,经过麻醉开刀的病人,他们清醒过后,直到麻醉师签名,才能由医护人员推出手术室。

“外科医生在手术室负责的是执刀部分,还有病人送回病房疗养跟进康复进度。”

在手术中途,万一伤患与病人的性命悬在生死一线,与阎罗王分秒必争抢人的关键角色,便落到麻醉师身上。

周素娟坦言,每当手术出现突发状况,比如病人昏迷过去,麻醉师便负起了领导急救的责任,务必冷静地应对抢救病患危在旦夕的性命。

“麻醉师绝对不能慌张,否则无法带领整个医疗团队救人了;病人能否张开眼睛甦醒过来,麻醉师肩膀上的担子最重。”

不能连续值班超过24小时

大多数的民众因通过大银幕或是电视剧观赏到医生操作急救的情节,于是有了先入为主的观念,而与手术室进行抢救的真实情况不免有所出入。

周素娟不讳言,抢救病患期间,麻醉师第一时间是连同医生和护士携手找出问题根源,接着由麻醉师发出明确、清楚的指示,包括决定多少份量的强心剂调整病患的血压,主持CPR心肺复苏与输血等。

“有鉴于此,麻醉师受限定只能连续值班24小时,这是确保能够在工作岗位上保持最佳的精神状态。”

手术室深切治疗部两头跑

麻醉师不必巡视病房中的病人,其工作地点主要是手术室和深切治疗病房两头跑。

周素娟解释,送入深切治疗病房的病患,包括遇上车祸的严重伤患、心肺功能或是各器官衰竭的病人,他们需要每分每秒接受观察,一旦病情急转直下,麻醉师随时準备展开抢救。

“待病患的情况稳定,麻醉师接下来的任务计有插管、操作呼吸辅助器、抽痰,给予细菌感染的病人服用正确的抗生素等。”

此外,在病人开刀前,需要先接受麻醉师的谘询,以了解术前指导,包括讲解麻醉的目的、停止饮食至少6小时的理由,还有术后服用什幺类型的止痛药等。

周素娟说明空腹的理由,在于避免病人麻醉期间出现呕吐现象,进而引发噎住、秽物流入肺部导致肺炎;严重的话,病患需要住入深切治疗病房,以呼吸辅助器维持呼吸功能。

“由始至终,麻醉师就是为了减轻病患所承受的痛楚提供服务。”

视病人状况决定麻醉方式

麻醉形式分成全身麻醉和局部麻醉,完全麻醉可以通过注射进行,过后再提供麻醉气体(Anaesthetic Gas)设备,直到病患完成手术才移走。

至于局部麻醉是通过注射进行半身麻醉,或是注射到神经线部位,让手或是腿部位麻醉。

“麻醉师务必考量病人的身体情况,选择最妥当的麻醉方式。”

周素娟反映,这项基本职责,有必要顾及部分病患心脏负荷不了全身麻醉的药物,尤其是心脏病患者;如果是施手或脚部位手术,局部麻醉更为安全,病患不至于完全失去意识,也未影响到心脏功能。

患三高不能完全麻醉

有些病人或是在某种情况下,不能根据一般的程序完全麻醉,患有三高,长期受到高血压、高血糖与高血脂困扰的病患,也有心脏功能欠佳,比如血管堵塞的风险。

“一旦接受全身麻醉,这类病患的血压通常会偏低,使心脏无法获得充足的氧气,延伸心脏衰弱的状况;有鉴于此,麻醉师就要出手,注射药物提高病患的血压,缺血的话,就要输送血液了。”

手术室输血,也是由麻醉师经手,必须先对照一番,确保名字、编号和血型正确,血液已过检验,才能输入病患的体内。

周素娟披露,在某些特殊情况下,麻醉师给予病患下半身麻醉,过后却蔓延到上半身,引起患者窒息,陷入昏迷。

“麻醉师需要当机立断插管,供给充足氧气给病人,再改为全身麻醉;这类病患完成手术后,如有必要,就会送入深切治疗病房观察。”

麻醉比其他专科难读

周素娟承认,麻醉科比起其它专科,难度更高,属于难读、难考,涵盖非常全面,且相当複杂的专科。

她说,麻醉师接到小儿科、内外科和妇产科等所有类型的病人,加上每个病例各不相同,无时无刻都是在迎接挑战。

在挑选专科分岔路口中,周素娟从麻醉科和内科之间作出抉择。

“我在槟城中央医院实习期间,受到深切治疗病房的顾问医生拿督林秋霞影响,对方乐于指导晚辈,其身教言教,引导我投身麻醉科。”

在周素娟眼中,林秋霞为人随和,她为病患拟定最佳疗程、也清楚知道病患的康复进度,成功带领医疗团队拯救一个个活在边缘的性命,使病人可以在痊癒后,自行走出医院。

领悟到麻醉师的重要性,周素娟于是铁了心选择这一科。

“所幸我在成为正式医生以后,连续3年获得优秀的评估成绩,跨过了进入麻醉专科的门槛。”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