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创之后╱三之二】水灾火灾随时摧毁古蹟世遗机构赴日学文物防

  • 2020-06-13
  • 797
【重创之后╱三之二】水灾火灾随时摧毁古蹟世遗机构赴日学文物防【重创之后╱三之二】水灾火灾随时摧毁古蹟世遗机构赴日学文物防【重创之后╱三之二】水灾火灾随时摧毁古蹟世遗机构赴日学文物防【重创之后╱三之二】水灾火灾随时摧毁古蹟世遗机构赴日学文物防【重创之后╱三之二】水灾火灾随时摧毁古蹟世遗机构赴日学文物防【重创之后╱三之二】水灾火灾随时摧毁古蹟世遗机构赴日学文物防

去年11月,槟城发生大水灾,泥水从青山沖下,淹入乔治市古蹟城。这是气候变化敲响的警钟,幸好最终并未酿成一场文物灾难。如今,事过境迁近一年,转眼又到雨水丰沛的季节,在经历那场破坏力巨大的水劫后,究竟当局是否已作好準备,应对可能再度悄然淹至的另一场水劫?

2017年11月,槟城惨遇水劫后,乔治市满城尽是黄泥水的画面,相信大家还历历在目。

虽然槟城是全马第二小的州属,但她却可说是大马最着名的“古城”,若要守住得来不易的国际美誉,槟城当局除了得加强修复与维护古蹟或文物的知识,同时也得强化防灾与抢救文物的知识。

文物之重要,不在于其金钱价值,因为以各类物件、纸张、形象、非物质象状存在的文物,象徵的是槟城人的文化身份,而非物质性的金钱价值。

发动全民守护古旧物行动

其实,乔治市世遗机构早于去年便已开始到日本学习当地丰富的文物防灾知识,并于今年3月推出减低灾害影响草案,以便未来能更有效率的应对古蹟区灾害事件。目前,当局也已开始联繫古城各个社区,发动全民进阶守“旧”行动,即保护古物和旧物的行动。

提起去年的那一场水劫时,世遗机构总经理洪敏芝说,水退之后,很多受灾地区虽已早早恢复原状,但始终未曾真正作好防灾準备。

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早前推介“2030年槟城愿景”时,其中一项就是为气候变化作好準备,而这不但是全球人类共同面对的议题,同时也是古蹟区所面对的重要课题。

如今又快进入年杪雨季,那幺,在过去一年,世遗机构究竟做了何种防灾努力?

洪敏芝说,或许不是家家户户都有文物,但每家每户都一定有重要的私人文件,因此,日常的护纸行动、灾后如何修纸等,都是大家应主动学习的古蹟防灾基础知识。

“本机构去年举办纸张修复工作坊,便是未雨绸缪的第一步。”

 今年9月,洪敏芝第二次赴日,参与进阶的古蹟防灾课程,以期在乔治市入遗10年后,逐步启动防灾预备工作。

为了教导古蹟区的居民有关防灾知识,世遗机构也分阶段举办防灾工作坊,以向当地居民、各宗祠、社团代表宣导“防患于未然”的危机感。

灾害夺人命毁财物

政府修改政策防御

槟城早年甚少发生天然灾害,相信这是导致当地人应灾能力有限的原因之一,但洪敏芝认为,过去没遇过或不曾发生的事情,不代表未来也不会发生。她说,除了水灾的杀伤力极强,火灾的破坏力也很大。

 根据资料,乔治市的开埠日期是,而该市第一次的大火灾是发生在。据了解,乔治市在十九世纪时也曾发生两场大火灾,当时,乔治市人口已增加,其中一场火灾更一举摧毁了894间屋子。

 不仅如此,这数场火灾也迫使当局採取新措施来减低火灾发生率。

槟城大火灾记事

日期:     

事件:这是乔治市有文献以来所记录到的第一场火灾,烧毁牛干冬一带56间屋子  

影响:事发后,当局刻意降低砖块等建材价格,以鼓励居民使用砖块重建家园,但大部分居民依然负担不起。

日期:

事件:火灾烧毁乔治市500间房屋,受灾房屋佔了乔治市的逾半房屋数量。

影响:无记录

日期:

事件:大火烧毁758间亚答屋、136间砖屋,总数894间。

影响:这场毁灭性大火灾改变了乔治市老屋的面貌。英殖民政府随后制定数项重要新指南:

‧禁止乔治市使用亚答叶和木板建造屋子。

‧免费提供瓷砖、砖块给居民建屋。

‧每间建筑物必须相隔5英尺。

‧在城镇四处挖井,尤其在容易起火的产业内外掘井备水,并定期检查与‧修护建筑。

‧在乔治市设立更强大的防火部门。

鼓励民众制定建筑平面图

发生灾害可派上用场

洪敏芝指出,每个世代都面对不一样的挑战,而在面对天灾人祸时,大家除了需从中吸取教训,同时也得事先作好準备,以免事发时惊慌失措。

今年9月,有200年历史的巴西博物馆发生一场大火,馆内超过2000万件收藏品遭烧毁,只有10%得以倖存,化为灰烬的还包括其镇馆之宝──已有1万2000年历史的美洲最古老人类化石。

根据新闻报导,一名博物馆僱员获得许可,冲进断壁残垣中抢救刚举办的陨石展展品残骸,以防文物被当成灰烬残渣,被消防员一起收走。

洪敏芝提起这宗文物界灾难时坦言,她无法想像若乔治市发生这类火灾,情况会是如何。她说,不是每一个灾难现场,一般职员或住户都会获准进入灾场抢救珍贵物品。

“因此,制定一套详细的建筑平面图很重要,且得清楚标识重要物件所在处,万一发生意外,当局可直接把平面图交给消防员,以便消防员入内抢救。”

 她说,有关方面必须把这份平面图列印成几份,并收在不同的安全地方,同时,也可把平面图扫描后上传至网络,甚至在手机内存一份,以确保可以随时随地取得平面图,以协助当局的救灾工作。

“目前,乔治市面临的挑战除了火灾,还有变幻莫测的水灾。气候的变化使得水灾的发生难以预测,但乔治市目前所面对的首要危机不是水灾,而是民众乱丢垃圾。很多人都把咖哩麵、厨余等丢入沟渠,而这就是我们的生活习惯。就算排水系统做得再好,只要民众持续乱丢垃圾,沟渠还是会阻塞,并在雨季时引发水灾。”

举办系列防灾工作坊

民众反应踊跃

世遗机构从今年9月开始举办系列防灾工作坊,洪敏芝说,由于乔治市已入遗10年,民众早已肯定护遗的价值,所以,这项工作坊获得民众的踊跃反应。

“槟城的社区凝聚力还是很强,最近举办的古蹟区防灾工作坊,也有约30名来自不同单位的代表出席,例如文山堂邱公司、谢氏福侯公、姓林桥、州政府机构代表如华盖街槟州博物馆和升旗山机构等。”

她说,灾害发生时,邻里小至社区里的每一个人,甚至古蹟单位里的清洁工友,都必须有基本的救灾知识。“清洁工友往往是一天里最早抵达现场的人,因此,他们对灾害的第一反应也很重要。”

此外,洪敏芝说,所谓“文化遗产”对不同人或单位来说,都有不同的定义,有些家庭最重要的文化遗产,可能就是象徵祖上荣耀的神主牌,而这也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具体存在之一。

古蹟区的防灾知识,其实也适用于寻常百姓家:

1.了解建筑物的结构,知道危险在哪里。

2.知道装修时换了什幺东西。老建筑物有老智慧,任何拆建、扩建、修改等干预措施,都会增加受灾风险。

3.清楚知道文化遗产藏在哪里,最好有一份清楚的平面图。

文物浸水或会损坏

勿放建筑物最底层

洪敏芝指出,去年古蹟区水灾时,水位并不高,但这已足以敲响警钟,提醒民众勿把任何形式的重要文物,直接放在建筑物最底层的地面。

“文物或重要文件浸水,后果虽不及被火灾烧毁严重,但文物或文件也很可能因为浸水而导致其原始面貌被改变。一旦放在地面的橱柜被水淹,那幺,橱柜里面的东西必定也难逃一劫。”

她说,防灾工作是最基本的部分,且可说是人人可做,因为最简单的防灾方法之一,就是用砖块或其他物品垫高橱柜,且在积水入城时,能救多少是多少。

目前,世遗机构筹办的古蹟灾难管理工作坊仍属初阶课程,内容多是指导民众参与绘製社区建筑平面图的工作、如何标识建筑物与四周的安全四角、标出文物储存处、走火通道、潜在危险区等。“灾难发生在分秒之间,但防灾却是长远的工作。地球暖化、气候多变,人类与灾难的拉锯战也即将白热化。”

她披露,她未来将把古蹟灾难管理训练、文物急救等知识带入乔治市,之后再把进阶知识,如有关灾后重建的知识也带入古蹟区。

轿车成古蹟区人祸之一

天灾难免,人祸则是可免当免。古蹟城的珍贵风景除了建筑、文物,还有人物。但居民须改变恶习,以免在不知不觉中身陷高风险环境。例如甘榜内横巷(Tok Aka Lane)的居民代表,就曾在世遗机构的古蹟灾难管理工作坊上,提出该区最大的人为灾难风险是车辆。

甘榜内的横巷多是窄巷,从其原始设计可窥见,这条巷子原本只是供居民步行出入,并未準备让汽车驶入。

该名居民代表无奈指出,时代改变,人人拥车后,横巷内的轿车乱停的情况屡见不鲜,即使当局已把有关道路改成单向道,但仍发生反方向行驶的情况。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