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展身手】甘榜妇女激发陈奕妃决心承担乳房外科挑战

  • 2020-06-12
  • 358
【医展身手】甘榜妇女激发陈奕妃决心承担乳房外科挑战【医展身手】甘榜妇女激发陈奕妃决心承担乳房外科挑战【医展身手】甘榜妇女激发陈奕妃决心承担乳房外科挑战【医展身手】甘榜妇女激发陈奕妃决心承担乳房外科挑战【医展身手】甘榜妇女激发陈奕妃决心承担乳房外科挑战【医展身手】甘榜妇女激发陈奕妃决心承担乳房外科挑战【医展身手】甘榜妇女激发陈奕妃决心承担乳房外科挑战【医展身手】甘榜妇女激发陈奕妃决心承担乳房外科挑战

1997年,陈奕妃以第一志愿被马大医科系录取,甫开课两三个月,作为大学新鲜人的陈奕妃已在生理学课堂上,学习如何抽血──即是同学之间互相抽取对方的血液;那时候,她萌起了“自抽”的念头,结果是血抽到了,人晕倒了。

陈奕妃先是替一名同学抽血,过程看似相当容易,便打自己的主意,接着把针筒插入左手静脉,抽起了3到5毫升鲜血。

慢慢地,她感觉身体出现变化:脸色发白、手脚冰冷和全身发抖;待针筒拔出来后,她已天旋地转,眼前一黑,整个人眩晕过去,扑倒在桌面。

“老师赶紧过来替我检查,叫我冷静,相隔了5到10分钟,我才甦醒过来。”

回想此事,陈奕妃觉得,自抽远比他人替自己抽血更紧张,此事一度让她犹疑,修读医科这条路到底适不适合;直到她寻求老师辅导,被告知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不该成为学医的障碍,她才释怀。

中学时期,陈奕妃曾担任学生记者,对于採访工作同样感兴趣;在升学时,她徘徊在医科和大众传媒2个科系之间。

全副精神专注课业

毕业于江沙崇华国民型中学的陈奕妃坦言,进入医学院初期,接触的是讲英语环境、英文课本和医学上的专有名词,使她吃尽苦头。

她说,华校生在沟通、表达方面未免吃亏,面对着老师和同学发言,担心语法、措词不正确之余,使用的还是通过华语翻译再组织出来的字句,所以回应稍微慢几秒,也显得害羞,欠缺自然,故头几个月根本不敢开口。

“身边的各族同学,尤其是来自专业及优秀家庭背景的同学,都有一口流利的英语,令我觉得自己矮人一等;我是花上半年才慢慢适应,敢敢硬着头皮讲。”

陈奕妃坦言,正因为需要牢记医药书籍艰涩难懂,从拉丁文演变而来的英文专有名词,她意识到,透过拉丁文,有助理解其原意和结构由来,再搞不懂的话,便去翻医药辞典。

当时还不能上网查阅医药名词,温习功课,她至少两三句钟是辞典不离手,应付考试时,依赖辞典的时间多加两三倍;直到熬过了第一年,才逐渐掌握到各类医药名词。

“医学系的科目根本不能临时抱佛脚 ,故全副精神都是专注在繁重的课业上,每天除了啃书,还是啃书,不敢参加太多的活动,免得影响成绩,现在问想起来也觉得可怜!”

【Profile】
陈奕妃(40岁)为乳房和肿瘤整形式切除外科专科医生,目前在吉隆坡一家私立医药中心执业。
她是马大外科专科硕士、英国爱丁堡皇家外科会员、马大医学士、乳房外科专科训练及马来西亚医药学会会员。

尊重态度 面对尸体

大学第一年是学习生理学、生物化学和解剖学,解剖学的课堂,便是在福尔马林(Formalin)气味瀰漫的环境下解剖经过防腐的尸体,由8到10名学生共用一具尸体。

她第一次碰触的是一具肌肉已渐渐失去弹性的男尸,助教已剖好尸体和取出器官,让同学学习肌肉、髂和血管分布路线等等,前面几堂课,未免会觉得害怕,因此需要调适本身的心理。

“老师交代,应该以尊重的态度面对尸体,因为尸体也是供学生学习的老师及教科书,使他们成为专业的好医生,即使有所敬畏,但无需畏惧。”

陈奕妃声言,在考试时,学生是面对一根骨头,然后写出骨头上的肌肉和它的用途,所以务必熟悉每根骨头的功能;这是为何医学系学生摸上一根骨头,入迷地跟它“沟通”几个小时的原因。

致力改善 卫生水平

大三下乡服务时,陈奕妃被安排去彭亨瓜拉立卑等地,赫然发现乡区的生活环境卫生欠佳,人们健康意识薄弱,即使身上出现病兆,也不懂得求医,患上慢性病如糖尿与高血压,不会适时检查与跟进病情。

“政府设立许多的医院、诊所及提供各项医药设施,而且只须1令吉便可以挂号求医,但不是每名病人会及早和积极寻求治疗,有的甚至拖延到感染併发病才看医生。”

她解释,医学系学生下乡的目的在于毕业后,让他们有心理準备被派去乡区服务,并致力改善当地的卫生水平。

她不讳言,虽然我国教育普遍,但健康方面的教育仍不足,比如不少中六学生仍未了解到糖尿病和高血压的知识,使医生对于提升民众的卫生水平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觉得外科 充满挑战

激发陈奕妃成为外科专科医生是在她大四观摩教授主持一场6小时的脑血管手术,使她觉得充满挑战的外科最“有型”,可以化腐朽为神奇,通过开刀即可解决问题,让病人复原,效果非常显着。

“这是一场印象深刻的脑动静脉血管畸形(AVM)手术,病人的动静脉之间长出不正常的微血管,教授开刀是夹住多余的微血管,病人才不至于脑出血中风。”

陈奕妃打从那个时候起,决定日后投身外科,但还未定夺是甚幺类型外科。

每个部门 待4个月

2002年,陈奕妃在亚罗士打中央医院逗留了1年半,顺利完成了实习,包括外科实习的基本要求──5个盲肠手术。

“我先前已在手术室观摩多次,把各步骤熟背起来,可谓做足了準备功夫;在我负责开刀时,可是兴奋多过紧张,身边是一名负责监督的专科医生,还有实习同事和助理,手术从下刀、切除和缝合,总共花上1小时,时间拿捏正常,就好像完成一幅画作般。”

陈奕妃声言,这名病人是年轻男子,被推出手术室后,她1天过去检查5次,以了解有无排气、伤口是否裂开;病人第二天获准出院,使她觉得颇有成就感。

她说,实习医生至少在每个部门待上4个月,外科是她第二个部门,她遇上尽责的好导师、好伙伴共事,对待病人态度良好,加上开刀的病人痊癒,使她铁了心,立志成为外科医生。

“即使拜六礼拜,包括病房的主治医生和顾问都会到医院巡房;其中一名拿督级的资深外科医生更是身体力行,每天早上7点準时巡房,风雨不改,星期天也一样,他还耐性地向病人解释病情和注意饮食习惯。”

陈奕妃不否认,有的外科医生非常严肃,期待实习医生不查看病例表就讲出病人身体的各种指数,她不免会战战兢兢。

她进入小儿外科时,亦碰上尽责的医生,在开刀过程中,不但技术优越,而且非常细心,尽量减少病人出血,从头到尾连一块沙布都没有用完;这名医生24小时待命,即使是半夜针对病人各种状况,如小疝气或肠阻塞谘询,他都乐于提供意见

“我也在小儿科内科待上半年,曾考虑过日后应该选择小儿科还是外科,小儿科的部门主任更要求我再留下半年,但我觉得外科更适合,于是申请调到家乡霹雳州,结果去了太平。”

老翁毙命 鉴定死因

陈奕妃于2004年被派驻太平医院,最难忘是在太平间值班,遇上独居老翁毙命了5、6天才被揭发,然后由她鉴定死因的案件。

她当时未踏进太平间,便已嗅到浓烈的异味,待见到死者遗体时,其腹部肿胀到皮球般,蛆虫从各五孔爬出,当时的画面仍历历在目;经过检查后,死者的死因是心脏病、脑中风或相关疾病引起,确认没有刑事成份。

“对于尸体,我不再害怕,在动手检查前,我会告诉尸体:‘让我找出原因吧!’无论如何,这件事情过去了3天,我还是隐隐嗅到那一股味道,我于是多沖凉几次,但离开浴室后,感觉味道还是挥之不去,难免影响到食慾;这股味道,比起我眼睛看到的,还要深刻。”

陈奕妃声言,太平医院属于县医院,没有法医驻守,碰上刑事案的尸体,都是转去怡保中央医院太平间,由法医接手;虽然她当时主要在急诊部门看病,但每名医生轮流兼顾太平间,为自然死亡病例的死者遗体剖验。

有一阵子,她对于法医如何替上吊、 谋杀、溺毙、烧死等等不同的死尸说话和找出死因感兴趣,因为法医眼中没有一丝惧怕,每具尸体皆一视同仁看待,求真相的精神令人敬佩。

深刻体会 生命无常

在太平医院急诊室驻诊的1年半,陈奕妃深刻体会到“无常”;她在一个值班的凌晨,一名30余岁的印裔男子突然感到胸口不适入院求医,她马上进行急救,最终返魂乏术,心电图显示是心脏病猝发。

“死者弟弟告诉我,死者驾驶罗里维生,一个小时以前还是活生生的人,我终于领略到,何谓人生无常啊!”

另一个难忘的事件是20余岁的厂工被外劳强姦,由警方送来医院检查,其身体留下伤痕,生殖器也有撕裂受伤的痕迹。

“我是第一次遇到这类事情,受害者内心害怕,不断抽泣,我是第一线的医生,于是据实做报告,第二天便交给妇科跟进;在案件审讯时,我原本受召出庭供证,但最后就不必了。”

其实,陈奕妃在太平期间,已考取英国皇家爱丁堡医学院院士,2007年再考上马大的外科专科,继续修读4年;从那段时间起,她留在手术室的时间最长,週末为了巡房,也是在医院度过,每天都是深夜才回家。

她轮流在不同的专科部门值班,比如心脏外科、脑外科、泌尿科、整形等等,至于普通外科是约待上两三年。

切除肿瘤 工程浩大

在外科专科实习期间,陈奕妃在整形科碰到口腔长肿瘤并佔据半张脸的男病人,整形科医生接手时,用上6小时,把脸部切除肿瘤以后留下的伤口,以手臂的骨头,加上肌肉和皮组织填补缝合,工程浩大。

“整形科负责的部分,在病人脸部表面已缝了超过100针;这是一项跨部门合作的手术,先是由耳鼻喉科和牙科专科医生联手,在4到6小时中切掉肿瘤;这是一项时间特长及複杂的手术。”

临终关怀 减轻痛苦

陈奕妃接触到的一个死亡病例是一名28岁的未婚的女性,对方是病情复发入院,肺部受到癌细胞转移,以致呼吸好像溺水般气喘,使劲才能吸到足够的氧气,即使抽出积水也没有好转,加上全身疼痛,根本无法入睡。

“病人于26岁患癌接受治疗,2年后复发已是进入第四期,所以只好安排舒缓治疗,我遇上这名病人2天,她就去世了;她是在半夜断气,当时父母和哥哥在侧,家人显得非常难过,我是翌日回来班才获悉此事。”

此事也启发了陈奕妃:身体若不健康,年轻人同样会患癌,还有临终关怀的重要性;虽然舒缓治疗无法扭转末期病人的病情,但有助于病人在其人生最后一段旅程中减轻痛苦,走得舒服一些。

为更多的 病人治疗

完成外科专科实习,陈奕妃决心进入乳房外科,尤其她于2011年在彭亨淡马鲁医院1年期间,排期的非紧急手术中,30%是患上乳癌的甘榜妇女,她觉得自己有责任挑起乳房外科的担子。

她提到,她在马大医院的乳房外科教授是“快刀手”,从早上8点到下午5点,可以马拉松式地,为10名乳癌病人开刀,而且大部分是全切除手术,名师出高徒,她也因而学会“快而准”地执刀。

“马大医院的医生非常忙碌,如果医生可以迅速地做好手术,便可以为更多的病人治疗,病人就不用为了排期苦等了。”

文/黄建兴.2017.10.25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