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展身手】捨药厂高职厚薪高德贤学催眠从心出发

  • 2020-06-12
  • 219
【医展身手】捨药厂高职厚薪高德贤学催眠从心出发

(吉隆坡讯)47岁高德贤在成为临床催眠治疗导师前,曾在着名国际药厂工作了20年。有微生物学系背景的他,当时负责药物随机对照试验(RCT)及新药推广的工作,对各种疾病及药物认识尤深。

这些年来,他了解药到病除的道理,却也深明病患的心理因素不容忽视,继而报读催眠治疗课程。

几经深思熟虑后,他捨弃高职厚薪的药厂工作,全程投入临床催眠治疗工作,为病患提供心理治疗。 访问是在高德贤的催眠治疗室进行,窗外阳光照射在鹅黄色墙壁上,令人感觉温暖。房间中央是一张舒适的沙发躺椅,笔者坐在这张躺椅完成访问,似乎下一秒就进入被催眠的状态。

高德贤徐徐道出自己的故事,他在大学时修读微生物学,所学的是各种菌类以及菌类所带来的疾病,毕业后进入药厂工作。 约二十年前,正值药物领域蓬勃发展,许多新药陆续推入市场,而他在大学所吸收的学术知识,刚好可以学以致用,协助他在事业上大展拳脚,他因此对各项药物有了深一层的认识。 在药物试验过程中,他发现病患认为安慰剂(placebo)也有助于病情;须知安慰剂并非真正的药物,可是由麵粉等其他成分製成的“药"。 自此,他了解药物固然重要,然而病人的心理因素也不容忽视。 他认为,当时的药物发展已达顶限,若要突破,不能仅靠药物,也须克服病患的心理因素。

朝疾苦暮奢华心难受

约莫八年前, 他在偶然机会下接触到伦敦临床催眠学院(LCCH),激起了他欲探讨病患心理的兴趣,他因而报读催眠课程。上课期间,他仍到药厂上班。 曾有一段日子,他早上到缅甸难民营,为心灵受创的年幼孩子进行情绪管理;晚上则因工作关係,陪同高层应酬,享用昂贵精緻晚餐。

在同一天内,他深刻感受到人间疾苦,也获得极致物质的享受,两者之间的差异颇大,他深感如此的日子无法延续下去,他是时候做出抉择。 经深思熟虑后,当年40岁的他决定脱离舒适区,辞去药厂工作,朝向催眠治疗的轨道发展。

催眠状态仍有意识

说起催眠,人们似乎深受电影所影响,脑海总会浮现催眠师对着病患一边摇摆手中的钟錶,一边让病患放鬆,病患渐渐进入催眠状态,说出不为人知的秘密的画面,这为催眠添上一丝丝的神秘色彩。 高德贤听后莞尔不已,他说,人们在接受催眠时并非进入完全不清醒状态,催眠师会让病患放鬆,慢慢引导病患道出问题,并追溯根源,再引导病患接受及解决问题。

他指出,当医生诊治病人多时,尤期给了适当的药物及治疗后,却不见病情有起色,医生或会建议病患接受催眠治疗,以了解箇中是否与心理因素有关。

他声称,现代人面对精神威胁时,会发挥自我保护本能,如抵抗(fight)、逃避(flight)或僵硬(freeze),然而人们却不懂得如何拿捏当中的技巧。

“人们往往以恐惧作为出发点,倘若我们了解恐惧后,就可从健康的角度出发,让人生取得平衡。"

精神分裂者不宜催眠

高德贤说,催眠治疗适用于忧郁症、恐惧症及失眠症人士身上,惟不适用于精神分裂症患者。 他指出,每次催眠疗程约为一小时至一小时半,疗程次数视个人而定。 “一般病患平均需要3至5个疗程,但也有病患曾接受14个疗程。" 每一次,他会準备多项问题,待观察病患回应后,才陆续提问。

他认为,催眠治疗讲求与病患之间的信任,惟有些病患性情急躁,希望在短短一两个疗程就能取得成效。 也有病患迟迟不敢踏出第一步接受催眠治疗,对于病患的犹豫,他给予体恤,“对陌生人打开心坎,确实需要勇气。"

转移注意力缓解腹痛

催眠治疗可透过转移专注力,协助患有肠胃功能障碍(GI disorder)患者,让他们分散对疼痛的注意力。 高德贤指出,肠胃功能障碍病患因担忧不定时腹痛发作,抗拒外出,整个人被腹痛牵着走,造成身心疲惫。 他分享一个案例,一名患有肠胃功能障碍的导游,因担心肠胃不舒服,在工作期间需频频上厕所,继而造成莫大的压力。

“除了定时服药,我们可以教导病患分散腹痛的注意力。若是担心在堵车时段腹痛,则可看看窗外风景,或与司机及游客们聊天,放鬆心情。" 他解释,这幺做可分散腹痛的注意力,把注意力转移至正面的事情,避免疼痛感扩大。 找回

最初的自己断烟瘾

戒烟也是病患找上催眠治疗师的原因之一。高德贤指出,催眠治疗将会协助病患找回最初的自己,即那个未对香烟上瘾的自己。 他声称,一般人戒烟依靠意志力,然而这种对抗可能会导致疲惫,甚至无法取得成效。 “在最初的时候,我们就不是烟民,只要我们找回那个不抽烟的自己,香烟对你而言,再也不算什幺。"

他声称,催眠治疗也会教导病患戒烟的呼吸法,调整呼吸,双管齐下,届时戒烟就不是难事。

助幼教打开10年心结

高德贤指出,病患在接受治疗期间,或会回到曾受创的人生阶段,病患会在那个时刻哭喊,以释放悲伤或恐惧的情绪,治疗师就是藉此协助病患把心结打开。 他举例,一名幼儿园教师每年到了特定的月份及时段,心底就会冒出莫名的恐惧。在细问下,原来她于10年前曾与男朋友大吵一顿,男友随即飞往峇里岛。

逢男友逝世月莫名恐惧

两人随后透过电话沟通,仍然吵得不可开交,不欢而散。当她再次打电话给男友时,对方却未接上电话。原来她男友在当地淹死了,永远无法接她的电话。自此每年到了男友离世的月份,莫名的恐惧感就会不断侵袭她。 这名幼儿园教师的心结依然停留在10年前那天,每当想起两人的最后对话,内容尽是数臭对方,她久久无法释怀。

她在疗程中放声痛哭,把多年匿藏在内心想与男友说的话一一倾诉,释放心中的压抑,心结随之打开。

心如大海包容病患

每当为病患治疗时,高德贤深切感受到对方的悲痛,自然而然地吸收了不少负能量,但他的心犹如浩瀚大海,包容这些接踵而来的海浪。

“若在进行治疗时,我把心关上,病患马上就会察觉到,而这个距离感会导致病患不再信任我。"

他声言,人生并非只有美好的一面,他只不过以宽容态度包容他人生活的悲伤。 他希望为病患树立榜样,学习接纳及包容生活上的挑战。

运动减压静坐充电

每次吸收他人的悲伤也不是办法,高德贤透过大量运动来自我调整。他宜动宜静,爬山潜水为他消除压力,太极静坐则为他恢复能量。

询及是否满足于这份工作时,他声称,这份工作可从心灵上协助他人改变人生。 此时,他提及另一段把几乎放弃人生的年轻人拉回正常人生轨道的经历。从他由衷的笑容发现,当初中年转行的决定,似乎已把中年危机化成转机,人生又有了更多的希望。

【Profile】

高德贤,47岁,来自霹雳怡保,毕业于国大微生物学系。毕业后进入药厂工作约二十年,虽然对各种药物有所认识,但发现病患的心理因素更重要。于8年前对催眠治疗产生兴趣,报读伦敦临床催眠学院(LCCH)催眠治疗课程,成为临床催眠治疗师兼课程导师。 /良医:叶珮盈.2016.5.27

上一篇: 下一篇: